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新闻中心 >> 水哲学
水落九天,而后万物生。水是物种起源的摇篮,百木争春,百花争艳、百鸟争鸣,皆得益于甘甜润泽的清净之水,山川不再寂寞,大地不再荒凉,水让山有了灵性,让空气湿润清凉,让花草树木茁壮繁茂,更让人类代代相传,生生不息。它不仅成就了伟大的生命,更成就了辉煌灿烂,多姿多彩的人类文化。水之美在于给生机勃勃的人类文化注入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性和精华。

      水,以一种流动形态存在,它如此之简单,无处不在,清澈透明,但它并不因为简单就失去了重要性。恰恰相反,没有它就没有人类的生存与繁衍。正是由于无处不在的水,人类才能过着安乐和舒适的生活。

       水的兴衰影响了文化的兴衰,当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伦文化相继没落的时候,川流不息的长江、黄河却给中华文明注入了不竭的营养。伟大的中华文明依水而生,依水而旺,依水而久盛不衰。沧桑而不乏凝炼,厚重而不乏深沉,古老而不乏鲜活,稳健而不乏******。历经五千年仍然生机盎然,展现出绵绵不绝的动力和奋勇向上的活力。探其根源,我们就不能不想要水。中华民族对水所蕴涵的文化的理解和运用超越了世界的所有民族。除中华民族外,没有其他任何一个民族能够像中华民族这样研究和学习水的文化,渊源流长的中华文化史饱含着水的处理智慧和处理哲学。一定程度上说,中华民族是智慧的化身,是坚韧的化身,更是水的化身。

      早在五千年前,伟大的哲学家老子,就从水的特性中发现了水的处事规律,这个北称为"睡在羊被上的人"在他那本至今仍然影响后世的“道德经”中写到: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缘,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伊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老子在这时明确的告诉我们,有道德的上善之人应该像水一样,水滋养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有功于万物而又甘心屈尊于万物之下。上善的人,其安身立命,像水一样随遇而安,善于居住低洼之地,心若止水,与人交往表现的像水一样博大仁爱,说话像水的汛期一样守信用,为政像水一样清净而治,做事物像水一样发挥功能,行动像水那样善于把握天机。一句简单的“上善若水”,便中人体会到水的境界:简单、深邃、丰富、坚韧。把水的不争、处下、无我、柔顺、奋进、宽容、平静、随和等特性全部涵盖其中,人若能做到像水一样,必然能无往而不胜。

     其后的庄子、荀子、韩非子、墨子、孔子、孟子等先贤智者无不对水文化推崇备至。特别是孔子通过观察水,赞扬水有五德。因水长流不息,能普及一切生物,好像有德;流必向下,不逆成形,或长或方,必循理,好像有义;浩大无尽,好像有道;流几百丈山间不惧,好像有勇;安放没有高低不平,好像守法;量见多少,不用削刮,好像正直;无孔不入,好像明察;发源必自西,好像立志;取出取入,万物就此洗涤洁净,又好像善于变化。

    现代人同样对水厚爱有加,毛泽东用三个月时间研究水道,在畅游长江驾驭急流的同时,把水的智慧应用在治理国政上来。邓小平更是研究水道的大智之人,能屈能伸,能进能退之中成就了一世英名,凡是伟大的成功者,其人生无不具有水的品性:水无形,能上能下,能方能圆,水朴实无华,忠诚老实;水柔顺低调。谦恭本分;水善于变化,却保持本色;水包容万物,却又不同流合污;水豁达宽容,能清浊并存;水坚韧不拔,而又不墨守成规;水有起伏之道,却在起伏中走向成熟。水是江南人的气质,于温和里透着精明,在谦恭间展现胸襟;水是江北人的魂魄,于粗狂中透着细腻,在豪放里展现坚硬!

     世上有很多水,他们秉承了水的坚韧与灵性,在尘世中净守[FS:PAGE]一份自己的净土,待人接物永远笑脸谦和,偶遇知音则被挖掘惊世才情,来时干干净净,走时了无牵挂,只留下水流过的痕迹---那思想的光辉与伟岸的人生。

     水一样做人,简单,却又异常艰难。要做一个出色的人,需领悟这几个字,方能识天地之大,晓人生之难,有自知之明,有预料之先,不为苦而悲,不受宠所欢,寂寞时不自怜,孤单时不感伤,可以绝利欲,弃浮华,潇洒达观于嚣烦尘而自尊、自重、自强、自立、不卑、不畏,不俗、不谄。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仁厚者喜欢山,大为其较厚重,可触可摸,比较可靠。聪明的喜欢水,因为水是灵动的,循环相生的,有冰、有水、有气,周而复始,不损不扣,可称之为永远,这是智者的聪明所在。

   为人若水,而不是山。山必有形,固守一方,水一无形,随物赋形;山随有名,名闻一方,水一无名,纵横千里。此中可见水之精神。不事声张,不立高度,却又让人无法忽视其存在,正如君子淡泊,非漠然,而是明智;为人若水,非墨守而是成熟。